lkMiles

退役oier

细碎的风景

  -------------记生病的一周.

  或许是太久没生过病注定得重病一场,上周持续了一周的头痛发烧咳嗽.总觉得胸腔内有一股呼之欲出的火焰,灼烧着不停息,咳嗽的时候觉得整个肺都要炸裂了,咳得睡不着,说不出的难受.

  加之开始感觉到高三隐隐的别离气息,想到再过十多天,墨池那边即将是属于我们的领地,上一届的人收拾好他们的行囊,在高三的尽头用力地像这个春园挥挥手,这样就是一个又充满了惆怅的夏日七高了.

  班主任总是信心满满,"同学们,想到高三就要来了,该是一件多么热血沸腾又充满希望的事情啊!",是呀,想到我们即将在墨池一隅享受这夏日,即将占领文滋亭的碧水,即将离星空那么近,就觉得热血难耐呢.

  这几日做化学的电解池,总是觉得兴奋,数学的导数好像不是不可功破的难,英语的语感还是没找回来,但一切都在慢慢的朝着该走的地方走呢.

  我一直想找到一种真正的属于我的颜色,在试过了那瓦绿松石和阿帕奇之后还是神伤,那款草绿不是特别苍翠的那种,但那瓦绿松石拿来写笔记还是让人欢愉的存在,看着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把笔记码成自己爱看的样子,看着流转的钢笔下宛出好看的字,真的觉得写作业也是件美妙的事情.期待以后能找到一个更好的绿色吧.

  北京之行回来以后我就被强行安了一个同桌,暂且叫他Q吧,Q是我们班存在感特别低的人,沉默寡言,平时不和人打招呼,也似乎没有什么朋友,或许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说话比较口齿不清吧.

  最开始我也是抗拒的,但班主任一句话就完全让我接受了他,"你去北京的时候的每一份资料每一张卷子Q都帮你好好收着的呢,要是让他知道了不知道多伤心",我的心里一波一波泛起涟漪,我的历任同桌似乎都没有帮我做过这件事,我沉默着,接受着,觉得自己一定要对这个人好.

  他不爱说话,因此也没有我最厌恶的聒噪,只是会在我有问题的时候温吞的解答,上周我吃药的时候乐心一起.

  lk:"Q,你想不想吃药呀!"(天真无邪态)

  Q认真的想了想,说:"还是留着你吃吧."

  我终于理解赵老所说的他的呆萌是什么了,也突然明白呆萌这东西,有些人与生俱来,他从来不会大声笑,最多只是抿抿唇,的确是真的呆萌.

  日子平淡无奇.

  某日赵老告诉我:"我觉得Q跟你做同桌之后变自信多了,以前他看到我都是特别小声的叫一声赵老好,那天他挺远就多大声的叫我,还把我吓了一跳."

  某日走在路上,Q路过,"林可,乔漪",声音虽小,确让我听清是他无疑.按下内心的惊讶同时,耳旁响起了乔漪的细语:"哇,这货居然还会跟我打招呼啊,真是托了你的福了."

  内心慢慢涌起一种感动,如果一个人的快乐真的可以这样影响别人的话,算不算是也为这个世界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呢.

  希望自己也能抬头看见月光.

  ps:看来yeguanghao已经标标准准地成为了何姥爷的脑残粉啊qwq,何姥爷博客都被yeguanghao霸屏了吼吼吼.

评论(2)
热度(6)
©lkMiles
Powered by LOFTER